北极咸鱼_每周都在担心阿浪领便当

▶霹雳/CLAMP/FGO
▶文野主国太。敦芥/敦镜→大三角/修罗场也可。织太/双黑/国织/国中CB向
▶KHR主迪云/骸髑/白正/纲京
▶MCU铁虫,CB/CP向。铁总攻不逆
▶东离浪巫谣心头好,过激殇攻党
▶其他本命墙头见产粮tag,会刷的都爱(过)
▶随时都在爬墙
▶产粮是什么?已经是条废鱼了_(:D)∠)_
▶刷屏抱歉

想入非非【文野同人】

摸鱼产物,复健失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

神神叨叨,自觉扛上OOC大锅

文名乱取的,我也不知道横滨夏天热不热(摸鱼我怎么可能去查资料,其实是因为懒)

————————————————

室内因为空调的不间歇运作,昭示着安静的办公间实则尚有人在。何况伴随着间或地敲打键盘的声响,也无时不在提醒着他,现在正是上班时间。

半趴在办公桌上的太宰治将脸转向了右侧拉上了一半窗帘的玻璃窗,五秒后他眨了眨眼。透明的玻璃虽然能将夏日屋外的热浪隔离掉一部分,然而却对炽热的阳光无可奈何。烈日炙烤下的街道上行人稀少,街道上行驶而过的汽车声响同样被关上的玻璃窗阻隔了大半,包括那些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夏蝉的鸣叫声。...

时樱彼夏【魔圆同人】

取名废,不用太在意标题

AU

文渣

————————————————

白衣绯裤的少女坐在高高的楼阁飞檐上,高束的红发随风肆意地飞扬,挡住了一部分面容。

 

她站在满树绽开的樱花树下,仰着头问,你会回来吗?

 

<<<<<<<<<<<<<<<<

 

自从夏日祭那晚结识之后,沙耶香便时常在见泷原看到佐仓杏子的身影。一头相当惹眼的高束红发,一袭不变的白衣绯裤,加上当事人自以为低调实则高调到常常引人侧目的行事动作,沙耶香想不注意都难。

 

认识...

夏有蝉鸣【亚人同人】

接TV最后一集,目前只看了剧场版一和TV版,漫画还没补,所以情节什么的全靠脑补......其实根本就没啥情节可言→_→就是一篇到后面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鬼的渣短篇......

————————————————

他并不太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刻,背包里除了必备的一些食物和矿泉水外,离开那间屋子时,他并没有带走其他当初带出来的东西。并没有多大必要,在转身离开那个地方前,他想,不被需要的东西,带上也只是浪费体力。而对现在的他而言,自己仅需要沿路回家,尽管这路途可能有些遥远,但这并没多大关系。

 

惟一的,只是他不清楚具体的时间点。

 

他没有手表,也没有了手机。前...

无题【魔界王子同人】

威廉,什么对你是最重要的?

那还用说,当时是——权利!金钱!名誉!

不不不,我是说,有没有谁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或者说是你最在意的?

……为什么要这么问?

因为……

……

 

“威廉大人!威~廉~大~人~”

“干嘛?”单手支着头斜倚在椅背上的威廉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您看起来似乎很没有精神呢。”一只浑身透着浅绿色的小精灵凑到威廉眼前,精致到常人难以辨识出的小脸上满是担心,大着胆子想再靠近威廉一点,却在要触及威廉脸颊的刹那,被威廉偏过头躲开。

头顶上的树叶随着风间歇性发出沙沙声响,除此之外,便只有身边四周飞来飞去并不怎么安分的小精灵的对话声。威廉将视线从略有些刺眼的树...

梦【魔界王子同人】

乌威篇

 

家族墓地离宅邸并不算太远,但这次步行这段路程,威廉却花了比以往更长的时间。

夜风吹得发丝稍显凌乱,本就敞开的睡衣外袍也时不时被掀起一点衣角。若在平时,这副有损特怀宁家族脸面的形象,威廉是绝对不会允许其发生的,然而现在,威廉并不太在意。

毕竟,没有人会看的见。

缓慢而犹豫的脚步,在能够清晰看见墓碑的数步开外停了下来。威廉抬头望向深蓝的夜空,碧绿的眼中瞬间印入点点星光。

 

当你望向漫天星空时,要知道,那些爱你的人,正通过那些闪动着的繁星注视着你,所以,请微笑啊,他们会看到的,因为那正是他们的期望。

你看,那些闪烁的辰星,难道不就像是在向着你微笑?...

当银卷遇上银直

2016.07.13 重写版

旗木卡卡西&坂田银时 粮食向

OOC有_(:зゝ∠)_

————————————————

卡卡西不太喜欢喝那种甜度明显的清酒,馨甜的酒液几次经由口舌滑过食道,流入胃内,那种短时间内在口腔中消散不了的甜腻感让他觉得不甚舒服。这纯属个人喜好问题,就正如总有人喜欢他不中意的甜味清酒,银发武士就是其中之一。

 

初春的天气,气温还不是很高,除了四季常青的植物,村子里那些在冬日里进入睡眠期的植被,在积蓄了几个月的能量后,终于得以在初春的暖阳里抽出嫩芽。

同样,身为村里一员的旗木卡卡西在顺利结束一个A级任务后,跳到了村子中一幢视野开阔...

有所思【秦时同人 练蓉】

一.

毒性不出所料的很快在体内扩散开来,剧烈的疼痛急速的从内脏蔓延到全身各处,似有千万小虫在身上肆意啃咬,她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叫喊出来,只是连牙齿都痛到打颤,忍耐不过徒劳。她整个身体都已蜷缩起来,双手紧按着腹部趴在冰凉的地上,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却还是从喉间发了出来。

旁边的一位宫女见此情形,已经吓地跪在地上,低着头面无血色。她不太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惹得公主如此生气,只能瑟缩地跪伏在地,一连说着求公主饶命,直到看见身边的女伴痛苦到几欲昏厥的模样,她再不敢出声。

红莲冷冷地看着面前跪下的两位侍女,对于其中一个因中毒而痛苦不堪的状况视若无睹。

直到她来。

“把这服下。”思绪恍惚的时候,不...

无心【秦时同人 蓉兰】

似乎大多数时候剑客都坐在那间屋前的空地上默默削着一柄木剑。

 

据点是处隐蔽的所在,暂居在这里的人也不知到底是习惯或喜欢寂静还是不愿任何一丝一毫的声响传出这方圆几里,以防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总之,这个地方实在是有些安静过头了,不过幸好,她并不讨厌这种程度的安静。

 

石兰站在一排缠着一根又一根绿藤蔓的篱笆前盯着那个沉默的剑客看了一阵,翻卷着的木花儿已在地上铺了一层,白衣剑客手中的木剑亦现雏形,不过剑刃好似还厚了些,锋利的小刀被剑客握在手中一丝不苟的削着。虽然隔着一定距离,但那一阵阵有规律的细微声响,石兰依稀能够听到。

 

对于这个剑客,石兰所知不多,具体...

©北极咸鱼_每周都在担心阿浪领便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