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咸鱼

▶霹雳/CLAMP/FGO主要三大坑
▶文野主国太。敦芥/敦镜→大三角/修罗场也可。织太/双黑/国织/国中CB向
▶KHR主迪云/骸髑/白正/纲京
▶MCU铁虫,父子向/CP向
▶入股东离殇浪【阿浪真可爱呀(≧ω≦)
▶其他本命墙头这里列不下,产过粮的tag仅属小部分
▶随时都在爬墙
▶萌CP多冷逆,拉郎拉娘有何不可
▶产粮是什么,咸鱼产什么粮【理直气壮【。
▶刷屏抱歉

夏有蝉鸣【亚人同人】

接TV最后一集,目前只看了剧场版一和TV版,漫画还没补,所以情节什么的全靠脑补......其实根本就没啥情节可言→_→就是一篇到后面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鬼的渣短篇......

————————————————

他并不太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刻,背包里除了必备的一些食物和矿泉水外,离开那间屋子时,他并没有带走其他当初带出来的东西。并没有多大必要,在转身离开那个地方前,他想,不被需要的东西,带上也只是浪费体力。而对现在的他而言,自己仅需要沿路回家,尽管这路途可能有些遥远,但这并没多大关系。

 

惟一的,只是他不清楚具体的时间点。

 

他没有手表,也没有了手机。前者,他并不习惯带着那种东西,后者,不出其他情况,现在大抵还在那个人身上。

 

盛夏的树木总是长得最是蓊郁,尽管如此,那些被层层叠叠的树叶枝桠分割开来的阳光,一块一块落在身上裸露出的皮肤上时,仍能感到几分热辣辣的感觉。他仰头借着浓厚的树叶的遮挡看向天空,阳光依然有些刺眼,而那些不易被发现的隐藏在枝干叶间的蝉,则鸣叫得正欢,现在或许是正午,他如此估测。

 

靠坐在树下发了会呆的他,在察觉到口腔内异常干渴的时候,才恍然想起应该补充些水分。他从随身的背包里直接拿出一瓶尚未喝过的矿泉水,视线仅在混装在一起的面包等其他方便食物上停留了一秒。因为是独自一人在树林里穿行,而且并不急于赶时间,他的速度算不上快,甚至可说是有些慢,体力消耗的不多,便也没有明显的饥饿感,况且炎热的天气有时候多少也会影响到人的食欲。

 

他仰头一气喝下了接近半瓶的水,口腔以及咽喉处的不适感才稍微有所缓解,连带着身上的热度好似也得以降低了些。他随意地将手臂落在曲起的膝盖上,而手上拿着的透明矿泉水瓶刚好被罩在一片直射下来的阳光中,那些还未完全静下来的透明液体在阳光下泛着光,仍旧有细微的几条光线反射了到他的眼里。他下意识地转开视线,右手臂的情形自然反射到视网膜上。

 

将左手臂伸到眼前,他低头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毫无意外的一身尘土,可能连头上和脸上都沾有到吧,说不定身上也早有了汗臭味,可想而知的狼狈模样。

 

实在是狼狈。

 

海皱着眉低声嘀咕了一句。出门前天上还挂着个不余余力散发热量的太阳,结果也不过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大雨就唰啦一下落了下来,猝不及防。

 

一手拿着捕网,一手紧紧怀抱着一个小盒子的海斗艰难地在大雨中奔跑,路上此时已鲜有行人,就连车辆此时也基本没有从马路上驶过。借着头顶帽檐的些微遮挡,海发现一处可暂借住屋檐躲雨的房屋。快速地奔到那处屋檐下,海顾不得基本上湿透的衣服,顺手将捕网靠立在身后的墙上,然后小心地查看另一边小盒子的情况,那里面放着两只锹形虫。

 

虽然盒子的外观看起来并不精致,不过由于海斗一路小心的保护,盒中也未积有多少雨水。放心的舒了口气,海斗这才注意到回家的问题。或许他可以选择等雨势变小之后再一口气跑回家,但是……海再次皱起眉望了望黑压压的天。尽管夏季的阵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但轮到要算出一场阵雨到底要下多少时长才会收势,那也不是说得准的事。

 

身上早已被大雨淋湿的差不多,出门习惯戴在头上的帽子只在晴天时管用,这会大雨浇头,湿漉漉戴在头上只显得难受。海斗索性摘下帽子拿在手上,又甩了甩头,发上的雨水在身后的墙壁上划出几道细微的深色线条。

 

雨幕中的视线或多或少会被模糊掉部分,就连传到耳内的声音,音量最大的也是哗啦哗啦的雨声。心里犹豫着如何回家,视线则放在被屋檐隔离出的对面雨中街道上的海斗,没有注意从远处慢慢走近的两个小小身影,等到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视线恰好对上了对面走近的某个人的视线。

 

看起来像是两兄妹,与自己年龄大概相仿的男孩撑着伞,身旁则紧挨着扎着两条辫子矮了一截高度的小女孩。两人就这样撑着伞在雨幕中盯着海斗看了会,带着诧异的表情,海斗也是愣了愣。然后,他看见那个撑伞的男孩收回视线,微低了头向小女孩说着,走吧。

 

小女孩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哥哥,犹豫了一下,又看向屋檐下浑身湿透的海斗,本就不大的声音被雨声冲刷的让人只听到了开头一个字,他……

 

那个男孩撑的伞下足够站上与他同龄身形相仿的三个孩子,但即便如此,海斗也不想做那种开口的打算。

 

海斗将拿在手中的小盒放在地上脚边,低着头试图拧去身上衣服的部分雨水,他没有再去看那两兄妹,只是低着头一点一点拧掉积在身上衣物的雨水。

 

男孩沉默的时间不长,自顾自拧着衣服的海斗听到连绵不断的雨声中夹杂着男孩的声音,呐,你和我们一起吧。

 

海斗本想着拒绝说不,然而话间,撑伞的两兄妹却挪着脚步走到了屋檐隔出的那条线边,而伞的边缘已然罩住了海的一小部分头顶。

 

耳畔的雨声毫无减弱的迹象,尽管夏季的阵雨不可预测,但终归不会持续到让人厌烦的长度。雨时短暂地休场后,便是晴天的热闹。

 

圭清晰地听到了蝉鸣。即便他此时处在竭尽所能地奔跑中。

 

并不能顺沿着公路,所以只能尽可能避人耳目地在树林里穿行,中野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逐渐放慢速度地前行,巨大体能的消耗下永井圭也不得不放慢前行的速度,最后,两人终是彻底停下脚步,原地喘息休息。

 

圭弯着腰一手撑在膝盖上,另一只手则按在身旁的树上慢慢地平复着呼吸,同时却也谨慎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但半晌间,耳畔只有不绝入耳的蝉鸣。

 

时值正午,阳光照射的肆意,而林间的蝉鸣也似受到影响般鸣叫得越发热烈,近乎于竭嘶底里,仿佛是要压下其他所有夏季的声音。但属于夏蝉自己的舞台实则仅限于夏季无雨的时节,它们心知肚明。那样短的时间。

 

永井圭仰靠在长着深褐色树皮的大树下蓦然想到,与一夏的蝉相比,他的时间大概长的近于永恒,但他不想像夏蝉那样只嘶鸣在一个短暂的夏季,连雨天里都不能鸣叫。

 

那仿佛能盖住其他欢鸣声音的蝉鸣,那仿佛能冲刷掉其他一切声音的雨声,总是能有什么夹杂在期间,宣告着属于那份声音的存在。

 

当低垂着头的圭注意到近在咫尺的脚步声响时,意料之外的那个人的身影已全部落在眼里。他愣住地看着那个人将手伸到自己面前,说,能站起来吗?

 

宣告着盛夏到来的蝉鸣,夏季里最不缺的蝉鸣,那些栖息在林间的夏蝉,总是鸣叫地毫无顾忌,清晰的一声又一声的蝉鸣。

 

而在那时,他听到自己回应的声音,然后,伸手紧紧握住那向自己伸过来的那只手。

-End-

————————————————

希望第二季海哥能上线_(:зゝ∠)_【当初说好的好基友一起浪迹天涯呢???

评论(3)
热度(17)
©北极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